热门搜索:  恐龙王

必须犯规的游戏第五季精神出轨,你能忍到哪一步?

商丘长城电脑学校

    ▲凤姐上线

    

    昨天看到一条有点搞笑的热搜:

    

    

    

    原来,前晚薛之谦在一个颁奖礼台上表演,唱到“谁也不曾亏欠对方”这句,“亏欠”停顿后台下一位观众大喊“李雨桐!” ,他直接没唱“对方”…

    

    事情源于上周瓜雨期间,李雨桐又发微博暗指薛之谦和李小璐有点啥,虽然已经删了也起诉收场,但感觉还是可以可以预定明年一场大戏。

    

    这事儿过去一段时间了,凤姐前几天还看到文章分析为什么李小璐放着贾乃亮这种绝世好男人不要,偏要出轨,大意是贾乃亮和李小璐娱乐圈、出身地位不一样不势均力敌,一方仰望一方俯视自然很难有好结果云云。

    

    

    

    

    

    朋友把这篇文章发给我,向我抛出了一个世纪难题:即使李小璐没有出轨,但不爱就是不爱了,难保夜深人静时脑海中想的不是别人,那么,肉体出轨和精神出轨,你更能接受哪一种?

    

    

    

    实话说,回答这个问题的难度主要在于,如何定义“精神出轨”?因为肉体+出轨的画面和结果很明确,但精神+出轨.......怎样才算呢?

    

    我把这个问题发给了朋友和一些同事,邀请大家众筹他们各自心目中“精神出轨”的行为。回答问题的人有男有女,都处于一段关系中,其中有些人回答时可能有点迟疑。但答案显著不同,可能会引起争议和讨论,大家都放轻松一点——

    

    我们按照程度不同将“精神出轨”分了三类:

    

     轻度:一念之间产生的本能反应

    

    1 “看到好看的小腿,忍不住浮想联翩。”(男)

    有个夏天,我痴迷男生的小腿,是那种又细又长,白白净净的小腿。怎么可以有男孩子有那么纤细的小腿呢!每每逛街看到这样的小腿,我总是禁不住浮想联翩。

    

    2 “她脖子上有一颗痣,我想了好几天。”(男)

    平时我们考研教室就那么几个人,今儿一进门,第一排忽然出现了个没见过的小姐姐。马尾辫,低着头写字,她雪白的脖子上有一颗痣。就那么一眼,我想了好几天。

    

    3 “无意看到她的bra,世界好像停了一两秒。”(男)

    在地铁上遇到过一个身材很好的女孩儿,高挑瘦削。她手机被碰掉了,弯腰去拣,无意让我看到bra的那瞬间……但其实就只有那么一瞬间,一两秒而已。

    

    4 “她的体香让我一下子恍惚。”(男)

    以前我不信有体香的,觉得顶多是香水沐浴露之类。不过有次在银行等位,我跟一个女生背靠背坐着。她每次往椅背靠,我都会闻到我坚信是体香的好闻味道。我在这种香味中恍惚,都不敢回头看。

    

    5 “他回了前女友微信,不可能什么都没有。”(女)

    我有次洗完澡出来撞上他在回前女友微信,发了一个捂眼睛的表情。他说对方刚失恋来求安慰,他也不好不回。老实说我很失望,要说没有一丝一毫的同情、侥幸是不可能的,他一定想过别的什么,否则这些对话根本不可能发生。

    

    

    

    

    

     中度:短暂经历触发的意淫或性幻想

    

    6 “我真的是直的,也真的对她动了心。”(女)

    上次在游戏厅玩赛车,一个很酷的铁T在等。我开得真的蛮差的,结果她上来开的超级好,天哪,她又很高很帅。那一瞬间我真的对她动心了。

    

    7 “腹肌?我无法抵抗。”(女)

    有个同事小弟弟颜不错,我偶然发现他有腹肌,就经常逼他秀腹肌给我看。虽然我已婚有娃,但真的蛮喜欢看他害羞又没办法的样子。我猜他嘴上说着“哇你怎么是这种人”,心里鄙视我是“变态怪阿姨”吧。

    

    8 “我就微博、抖音看看,没什么吧?”(男)

    虽然结婚了但我还是活跃在社交网络前沿的弄潮儿。没事刷刷小姐姐啊,以前是微博点赞,现在是抖音双击。好看的人谁不喜欢啊,看一看,没什么的吧?

    

    9 “我会那样都是电梯的锅,吧?”(女)

    有次我提着满满一袋麦当劳坐电梯,人挤人的时候我听到了纸袋撕裂的声音。正在恐慌全撒了怎么办,身边的男生顺手从底部帮我托了一下,提手也真的“嘶啦”断了。毫不夸张,那一瞬间真的男友力max了!我改为抱着纸袋,看着这个实习生一样的男孩,想象了一场姐弟恋。不过电梯门开了,我也回到了现实。

    

    

     重度:对潜在对象产生依赖

    

    10 “我认真想了真的在一起会怎么样。”(女)

    我已婚未育。但今年出差认识了一个男神,很聪明的富二代,主要是长得太帅了。他已婚有孩,我一直觉得他是不适合我的,但他跟我表白了。他说离婚也没所谓,我心跳得很快,想着也许可以先相处着?回来以后满脑子都是他,每天聊得手机发烫。我身边没有任何人知道。

    

    11 “同学聚会看到前任,我可能不该去。”(女)

    我以为自己早就放下了,结果同学聚会遇到了前男友,还是忍不住想起那时候在一起的样子。那天聊了很久,又喝了很多酒,觉得已经没多少理智了。他送我回家,跟当年回宿舍感觉一模一样。重新开始跟他聊微信,我觉得几乎就是在谈恋爱了,只是没见面。那天他突然约我,老实说我也说不准去了会怎么样。但孩子突然病了,去医院忙前忙后也没顾上回他,就没去成。

    

    12 “做梦而已,我当做什么都没发生。”(男)

    我最近梦到了前女友,醒来还记得在梦里各种约会的细节。我们分手很久了,我跟现在的女友感情也很好,但我还是忍不住联系了她。刚好一个话题就聊起来了,也没什么特别的,就是互相发发好笑的好玩的。她基本保持在我微信的第一屏里,有时候说的话挺暧昧的。我没问她现在是不是单身,她也没问我,好像大家都心照不宣。

    

    

    

    

    

    感情里“走神时刻”人人都有,只是轻重不同罢了。

    

    在我们“调研”的少部分直男中,他们似乎对这个概念不了解,基本上等同于“肉体出轨”,即“如果我肉体出轨了,那肯定也精神出轨了,但精神出轨是什么?对陌生女性/AV 女星想入非非?这很正常。”——尽管这一点在某些保守的女孩看来似乎有些越界了。

    

    

    

    至于有些女同学竟然还以为“男人肉体出轨没关系,只要心还在我这里就好了,就不算精神出轨”,实在太天真了好吗!一个男人,在跟别的女人搞七搞八的时候,如果心里牵挂着你,你觉得他还能能顺利地搞七搞八吗?

    

    所以一个肉体出轨的人,不可能留有真爱。精神出轨和肉体不能分家。

    

    男人有了精神出轨的念头,必定要往肉体出轨的方向靠拢。除非这个人真的不行,什么都得不到。

    

    所以本质上这个问题意义不大,背叛一旦发生,就如同揉皱了的纸,性质确定且不可逆。男女都一样,再怎么尽力展平,道歉挽回,也难以磨灭给对方带来的伤害和痛苦。但人会变心,又有什么错呢?担忧伴侣变心的人,有多少人能指天发誓自己永远不会是感情里更早变心的那个人呢?

    

    

    

    如果不爱了,把话说清楚,该清算的清算,该分开的分开,各自收拾包裹走下一段路,本质上是对彼此最好的处理方式。谁离了谁也能活,人最根本的需求不是某个挚爱,而是尊严。要是人人都能做到这些,娱乐圈的瓜也不会来得密集,生活中大跌眼镜的奇葩恋人也不会那么多。

    

    怕就怕,话都没说清,就已经开始节外生枝,把另一个人蒙在鼓里,女称“出轨”,男称“被绿”,永远都不会有什么好结果。因为感情注定是两人共同承担,一方的越矩带来的后果都需要对方来一起承担,这令人心碎,也很不公平。

    

    爱一个人时,想清楚为何而爱,不爱了,也不要隐瞒欺骗,错了,就及时止损。希望在感情中的各位都能保持理性,控制好自己的内心,给爱情留一份体面。

    

    

    

    

    都这么冷了你好意思不评论吗???都这么冷了你好意思不转发吗???

     编辑:凤姐

     撰文、采访:7m、谁端、tsing、大力

     插画:Mia Carnevale

     版式:7m

    都这么冷了你好意思不转发吗???都这么冷了你好意思不点赞吗???

    

    

    

    还想看更多↓

    

    

    

    27岁的女人,比30岁更难

    偶像不过如此,我真的怕她太红

    梁靖康:肉肉的女孩,感觉很舒服

    

    

    

    “悦己 SELF” 已经改名为“黑凤梨实验室”

    把“黑凤梨实验室”加到你的星标关注吧

当前文章:http://www.chehujiang.cn/n5w3cg5a/67966-319575-29267.html

发布时间:10:21:47

高鹰生殖中心  巴雷特教学资源  找人结婚生孩子  三次试管婴儿移植失败  信佑代怀孕  代孕  济宁代孕  芙蓉金融网  孕真谛网  青岛代孕  青木屋女性生育  

{相关文章}

2岁的男孩玩耍时头撞在瓷砖上。8个部门,深夜应急集合救援儿童部门瓷砖

    原名:3月29日凌晨0点左右,成都市妇幼医院通过值班电话、手机、微信等方式向8个科室的医生发送紧急信息,2岁男孩在玩耍莱州地震最新消息_高鹰生殖中心时头撞地砖。刚刚过了一个月二岁生日的男孩,头部摔倒后经常呕吐一个小shawties_高鹰生殖中心时,被当地医院的救护车送往崇州。急诊外科医生初步判断病人的病情危急,生命危在旦夕。疾病是一种命令。当班医生和从睡梦中醒来的医生纷纷聚集到医院的手术室。晚上八部紧急集合:路上的会诊开始“叮当……”突然电话铃响打破了夜晚的宁静。成都市妇幼医院课外小组的两名医生张毅和龙方在睡梦中醒来,连夜赶往医院。挂断电话后,龙方打开威信,看到孩子们的CT照片已经送到了小组,咨询开始了。病人在00:30住院。急诊医生发现病情危急,立即建立了静脉通道,以改善头颅CT。放射学上的紧急值表明儿童存在左颞顶硬膜外出血和脑疝。”这是脑损伤最严重和最严重的状态,死亡率超过80%。病人的生命处于危险之中。医院立即开通了绿色通道。在抢救和改善术前准备的同时,Picu急救医生带头前往现场。”大脑是神经中枢,脑组织是人体最脆弱的组织,很难再生和修复。”医生说,颅脑损伤容易造成残障甚至死亡。颅脑损伤致人死亡的主要原因是颅内出血、脑挫伤、脑裂伤和脑水肿ics频道节目表_高鹰生殖中心,两者相互关联,可发展为脑疝。脑疝形成时间越长,成功抢救的机会就越小。”张一芳和龙芳咨询了各部门的医生,并告诉他们的家人:“这项手术并不太困难,但风险很高,而且在手术过程中容易大量出血。”家人很伤心,选择了手术。医生。该手术在儿童生命体征稳定后立即开始。两个半小时的手术切除了100毫升的血肿,恢复了婴儿的生命,结果有三个结果:左顶骨骨折,左一叶障目打一字_高鹰生殖中心颞顶硬膜外血肿和脑疝。从进入picu rescue到手术室准备手龙海一中校园网_高鹰生殖中心术需要1.5小时。从急诊科、PICU科、放射科、脑外科、麻醉科、手术科、实验室科、输血科,八个科室的医务人员都采取了行动。躺在手术台上,孩子的头被锯开了。在麻醉科和皮丘小组的陪同下,张毅和龙方小组立即接受手术,清除了100毫升血肿,2小时30分钟后,成功地将孩子的生命从死亡中恢复。张毅告诉《红星新闻》说,孩子向母亲扔东西的时候正在和母亲玩耍,但他犯了一个错误,头撞在了瓷砖上,导致超级特工复仇路_高鹰生殖中心受伤。现在,在过去的四天里,儿童已经初步康复,重症监护室的生命体征稳定。红星新闻记者王拓摄影报道来源:红星新闻责任编辑:张深

http://doshido.cnhttp://cjlhmex.cnhttp://attylia.cnhttp://de-feng.cnhttp://oks168.comhttp://www.beautypic.cnhttp://www.jiachuanweiyu.cnhttp://www.shouxianzd.cnhttp://www.qiusuodoor.cnhttp://www.tech-donkey.cnhttp://www.agent-cn.comhttp://www.sz-baofeng.comhttp://www.tujinbao.cnhttp://www.wanlonghao.cnhttp://www.yunsouhu.cnhttp://www.chinaqdstar.com.cnhttp://www.youpine.cnhttp://www.cuoge.cnhttp://www.bious.cnhttp://www.jbwcp.cnhttp://www.xwmen.cnhttp://www.scqhjz.cnhttp://www.ijingw.cnhttp://www.lklink.cnhttp://www.zllink.cnhttp://www.aerter.cnhttp://www.shrfsw.cnhttp://www.xyqds.cnhttp://www.qhwwy.cnhttp://www.qhxlc.cnhttp://www.yzddyq.cnhttp://www.apeiju.cnhttp://www.oulig.cnhttp://www.evfonh.cnhttp://www.whxxx.cnhttp://www.zjdkb.cnhttp://www.rcbdt.cnhttp://www.xqdgj.cnhttp://www.rotine.cnhttp://www.meanjs.cnhttp://www.jodea.cnhttp://www.adxe.cnhttp://www.aiguazi.cnhttp://www.ahfsw.cnhttp://www.agocv.cnhttp://xingbian580.com/zhiwu/2011/1009/2019032511150145393298.htmlhttp://xingbian580.com/zhiwu/2011/1009/2019032511211690911543.htmlhttp://i-zx.cn/2019032511313215850073.htmlhttp://m.jxzkzs.com/plus/img/2019032615015095185515.html